翻頁   夜間
筆趣閣 > 快穿:我只想種田 > 第1626章 鏡花水月(第四更,滿天星舞的和氏璧,謝謝,求票,明天見)

第1626章 鏡花水月(第四更,滿天星舞的和氏璧,謝謝,求票,明天見)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筆趣閣] http://www.wjgxty.icu/最快更新!無廣告!

    ——————

    作為一個元嬰期,被一個分神中期修為的修士鎖定并襲殺,會有什么后果?

    死唄!

    各種姿勢死唄!

    但秦魚在準備兩件事。

    可一不可二。

    1,自力更生,選一種隱秘的爆發方式把對方干掉。

    2,自己不出手,等人來救——像一個優雅的小美女一樣嬌弱依人我見猶憐。

    三秒緩沖時間。

    第三秒...

    秦魚握住了自己腰上的長劍。

    朝辭啊朝辭,到你面世彰顯美貌的時候了嗎?

    朝辭:“是的是的是的,快快快!”

    朝辭劍躍躍欲試,秦魚也正準備著...

    她扣劍了,但...嗡!

    一把刀。

    從天而降。

    轟!

    這個黑影的攻擊被一刀破開,并且刀氣連人帶飛劍一起劈飛出去,且帶來一句比這一道刀氣更凌厲的話。

    “耀陽林梭,誰給你的膽子襲殺我無闕弟子!”

    一句話,受傷的林梭臉色一變。

    他的打擊有二。

    1,他竟然被自己曾看不上的無闕第五刀翎一刀擊敗!

    2,這第五刀翎竟直接識破了自己的偽裝,點名了自己的身份!

    該死!

    必須逃!不然被抓到暴露...

    ————————

    秦魚覺得他逃不開。

    雖說人外有人天外有天,但目前,她覺得無闕水深,水深則靈,這種靈,其一孤道玉璧,那里面有巨大的秘密,其二在無闕高層隱秘未知,第三就在這些弟子群,說真的,秦魚覺得風水還是太好了,單單云出岫解疏泠這些奇葩就百年難得一見,何況還有贏若若湛藍這些。

    要什么樣的奇葩弟子,無闕都有。

    更別說方有容跟第五刀翎兩個一剛一柔的。

    尤以后面兩個,以秦魚那自帶BUG的洞察能力,總覺得這一男一女各有隱秘。

    隱秘探查不出來就算了,至少實力她是有些數的——這個林梭什么貨色,她一覽無余。

    那結果就是...

    轟!

    林梭被第二次打飛出去,打入眾人所在的空地——彼時,耀陽城風波已經告一段落了,雖然那恐怖血龍跑了,高手也追出去了,但四散奔逃的修士們也齊齊回來了。

    畢竟...就這么一逃了之有點太丟臉了。

    但回來歸回來,也不能太分散,否則再遇到什么危險可不一定。

    這世界如此危險,饒是他們都是分神期的小天才,也難免遇難。

    所以他們都很默契得集中在拍賣場廢墟前的空地上。

    好多人都在,比如南宮之筠月錦懷墑等人,比如端容等人,比如簡少修等人,比如閔畫樓等人。

    大家都是各有背景的天之驕子,在如此變故中各自奔逃,雖說是因為強敵遠非他們所能應對的緣故,但總有幾分尷尬跟悻悻。

    但很快,他們發覺比他們更尷尬的人就在眼前。

    ——————

    第五刀翎就是將林梭打在了眾人面前,

    重傷,吐血。

    差距如此之大?

    月錦懷墑等人眼神跟表情各異。

    齊齊看過來...

    林梭還想遁逃,刀鋒落下,自帶控縛術法,如同羅網,將人控在地面。

    第五刀翎落下,走到邊上,手指在林梭臉上一抹,扯下近乎透明的一面紗制法寶。

    易容的。

    秦魚老早看穿了。

    但要揭破得費一些手段,這第五刀泠隨手一抹,其實五根手指上都祭上了拆借對方法術的法術。

    隨手而已。

    露出了林梭的真容。

    堂堂花鳶王國掛在口口相傳名望榜上兩大高手之一,竟易容隱匿襲殺無闕弟子。

    不過,是哪個弟子?

    當臉色蒼白的某位青丘姑娘走出來,眾人恍然。

    所以...就因為買賣那什么窈窕果記恨在心就暗自襲殺?

    不止的。

    南宮之筠睨了秦魚一眼,心中暗道,恐怕還有嫉恨的緣故吧。

    這個青丘...非同小可。

    其實無闕很特殊,早已被許多勢力盯上,他們這伙人遇到的襲擊是明面上的,暗面的太多太多了。

    都是潛性的。

    這林梭估計一早就懷有扼殺威脅的心思,只是方有容兩人太強,他難以下手,唯獨這青丘最為方便。

    于是...他下手了。

    然后就這樣了。

    慘淡如狗,還被在眾人面前揭破偽裝,簡直不能再尷尬丟臉了。

    秋雨則是瞥了邊上簡少修一樣,后者察覺到秋雨的眼神,表情古怪,轉過臉,眉頭緊鎖。

    無闕這么強的嗎?

    唯一還未長成的弱點也被保護得這么好。

    真難對付啊。

    他這樣想。

    “第五刀翎,你少污蔑我!我不過是剛好出現在那里,何曾想要襲殺過這個青丘!”

    林梭自知自己身份以及暴露,無法抵賴,就只能抵死不認自己襲殺過秦魚。

    哎呀,原以為你是個囂張霸道的,沒想到還是一個不要臉的。

    秦魚正打算擺出林黛玉的姿態拿出一個東西來。

    第五刀翎扔出了一個術法。

    鏡花水月術。

    清清楚楚記錄下了他趕到出手之前及時錄下的——林梭襲擊秦魚的行為。

    鐵證了,這個。

    這第五刀翎竟在及時救人之前還提前預備后招,就是為了讓林梭百無抵賴。

    人群里,柳如是看著鏡花水月里某個小師姐當時蒼白驚慌的樣子...有點反胃。

    再看看高大冷峻要武力有武力要腦子有腦子的第五刀翎。

    英雄救美啊?話本必備!

    這無闕有毒吧,什么人都有。

    還有這個青丘....

    柳如是已然覺得今天這變故里面有些蹊蹺,因為太巧了——剛好是針對青丘的殺局,轉眼就全破了!

    天底下有這么巧的事嗎?

    柳如是真陷入沉思,耳朵里卻聽到悅耳涼柔讓人聽著倍感舒服又很容易為之共情的一道聲音。

    “我不是很明白,為何一定要殺我?就因為我修為低下,實力不如么?”

    林梭冷笑,不欲理她,只看向第五刀翎,索性也破罐子破摔,冷笑道:“你想殺我?”

    第五刀翎淡冷瞧著他,“你是耀陽城主之孫,我無闕之人皆在你耀陽城內,如何敢殺你?只能慶幸及時干掉救下我門內師妹而已。”

    “堂堂耀陽,我大秦無闕怕是惹不起。”

    這話板正板正的,其實也很毒辣。

    就仿佛他們這些修士都在耀陽城,人家城主府看不慣什么人就可以暗殺,暗殺了被抓還不能殺。

    你耀陽城這么厲害的么?

    大秦無闕都惹不起?

    那其他人呢?

    估計很多人也吃不慣林梭之前的霸道,加上這參加一次拍賣會也被搞得灰頭土臉的,還有那城主府特么壓根就沒派人來鎮壓,屁都沒放一個,等那血龍大開殺戒得差不多了,才喊來一個高手來收場。

    “若是晚一會,我等怕是都得陳尸四野了。”

    “是否得慶幸林梭閣下分身乏術,只瞧著無闕青丘修為低淺,好上手,這才沒能鎖定我等?”

    “天藏之選誕生以來,其中我冽鹿境州東部多屆在百里舉行,花鳶也素來是必經之路,卻不想這也是貴城的自傲之處?仿若獵物一般,隨意篩選其中孱弱之輩,暗殺之!”

    眾多天才都是有腦子的,三言兩語齊齊落井下石——一如參考林梭想干掉秦魚扼殺威脅,他們也想借無闕的手扼殺林梭!

    
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注冊),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
重庆时时彩软件免费手机版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