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頁   夜間
筆趣閣 > 陌上花開青禾伴薇 > 第九十二章 我來了(2)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筆趣閣] http://www.wjgxty.icu/最快更新!無廣告!

    “你是白癡嗎?還不跑?”劉嘉遙看到周婷沒有動,頓時急眼了。

    “先跑?沒那么容易。你們就老老實實呆在這。”有一個男人甩開劉嘉遙,向周婷逼去。

    “你敢動她一下試試?”劉嘉遙怒吼著。

    “我就動了,你能把我怎么樣?”那個男人伸出手抓向周婷。

    “給我拿開你的狗爪。”劉嘉遙嘶吼著沖了上去,擋在周婷面前,卻被一腳踢倒在地上。

    “真不好對付啊。牙齒都快掉了。”劉嘉遙擦了擦嘴角的血。

    “小子,沒能耐還在這逞能。”三個男人再度圍了過來。

    剛才一番攻勢下,劉嘉遙也不是在被動挨打。三個男人身上都帶著傷。

    “要不是跟青禾混,還經常被收拾,不然我的保命技能怎么會這般爐火純青。多虧了那幫兄弟。”劉嘉遙活動了一下筋骨,“這幾人雖然強壯,力氣跟牛似的。但是真論打架還真不是青禾他們的對手。”

    劉嘉遙迅速撲上去,逼退一人后再一個掃堂腿放倒一個,隨后自己也被人打翻在地。

    “靠,我說了多少遍了,打人不打臉。”劉嘉遙抱頭在地上滾了兩圈。

    這樣的情況周婷還是頭一次見到,此時根本不知道該做什么,只能呆呆地看著劉嘉遙不斷擋在自己身前,然后不斷被打倒。

    一滴淚水從周婷臉頰劃過,隨后眼淚再也止不住了。

    “你傻不傻?為什么不自己跑?干嘛非要救我。”周婷泣不成聲。

    “我就是傻。”劉嘉遙對著周婷擠出一個笑容,只是他腮幫子腫起來,笑得很難看,像在哭一樣。

    “你們這幾個小兔崽子。竟然在這鬧事。還敢打我的金主。要是把他打出問題來了,老子找誰要錢去?”一個聲音傳來。

    “大叔,你還知道來啊。”劉嘉遙的聲音也是有氣無力的。

    “廢話,老子等你半天也沒看到人,還以為你嚇得跑路了。那我這一晚上不就白跑了。這四處找了一下,聽到胡同里有動靜,就過來看一下。要不是你那身一副,我還認不出來。真沒用。被人打成豬頭。”來的人正是劉嘉遙搭的出租車的司機。

    “大叔,你看清楚現在的狀況。你要是晚到個幾分鐘我就廢了。那就沒錢付車費了。”劉嘉遙松了一口氣。

    “你們三個還站在這干什么?想代替他付車費嗎?”司機大叔對著那三個男人喊道。

    “大叔,你又是誰?沒事的話趕緊離開。不然一會兒我們讓你也走不了。”一個男人惡狠狠地威脅道。

    “是嗎?干我們這行的,都是兄弟,一通電話就能把在附近的人全召集起來。這附近有多少出租車司機你們應該清楚吧?我剛才可是打電話叫了幾個人了。”司機大叔露出一個高深莫測的笑容。

    “老大。”兩個男人將目光都投向那個老大。

    “撤吧,沒必要再跟他們糾纏下去。”那個老大做出了決斷。

    “小子,別在栽到我的手上,不然有你好受的。”臨走前幾人還威脅了一下劉嘉遙。

    “這就是你說的那個女孩吧?”司機大叔打量著周婷。

    “別廢話了,你扶一下那邊那個。趕緊送去醫院。”劉嘉遙勉強站了起來,活動了一下手臂,將周婷打橫抱起。

    “小子,你行不行啊,都被打成那樣了。”司機大叔調侃著。

    劉嘉遙沒有理會他。

    “放我下來。”周婷掙扎著。

    “別動。我的手臂可沒辦法支撐太久,你要是再亂動,咱們都得摔下去。”劉嘉遙咬了咬牙,

    周婷聞言不再動了,看著劉嘉遙的臉,心里有種說不出的感覺。

    劉嘉遙臉上青一塊紅一塊的,依稀可以看出人形。眉宇間滿是痛苦的神色,卻在極力忍耐著。

    “你為什么不自己跑,偏偏要來找死?你為什么要來錦都?你還不明白嗎?我們不可能的。為什么要保護我?我明明都那樣對你了。”周婷的眼淚再度流下來了。

    “沒為什么。我喜歡你,僅此而已。這世上沒有什么是不可能的。雖然精誠所至,金石不一定會開。但是我也沒有什么好后悔的。我劉嘉遙做事也從來不會后悔。”劉嘉遙的目光很深邃,“我來了,你不用害怕。我會一直護著你。”

    “你連自己都沒辦法保護,又憑什么保護我?”周婷在劉嘉遙胸口捶了一拳。

    “憑我這條命。”劉嘉遙很認真,“我沒有元明他們能打,但也不是廢物。剛才那種收拾兩個那是沒問題,但是三個就有問題了。但是誰要想欺負你,那先從我的尸體上跨過去吧。”

    周婷的淚水在臉頰上肆意流淌。明明是那么玩世不恭的一個人,怎么會說出這種話來。

    劉嘉遙是真的在用生命保護著她。此刻的劉嘉遙在周婷心中的形象變得頂天立地起來,前所未有的偉岸。

    “醫生,給她看看吧。”劉嘉遙一腳踹開值班醫生的門。

    “她倒是沒什么事。我感覺應該先給你看看。”醫生打量著劉嘉遙。

    “不用,我不會倒下的。趕緊先給她看看吧。”劉嘉遙催促道。

    等到處理完周婷的傷后,醫生將劉嘉遙拉到隔間。

    “啊······”劉嘉遙的叫聲回蕩在辦公室里。

    “我都還沒碰到你呢,叫什么?”醫生的話讓外面等候的人一陣無語。

    “醫生,你是沒碰到,但是你的消毒水漏出來了。”劉嘉遙倒吸了一口冷氣。

    “是嗎?沒注意看。實在不好意思。”醫生說完就將整瓶消毒水往劉嘉遙身上倒。

    “啊······我······”劉嘉遙疼得想爆粗口,卻又生生忍住了。

    “大男人,連點消毒水都承受不住。還怎么做大事?”醫生一邊倒一邊埋怨著,“叫得跟被殺的豬似的。難聽死了。”

    “你說得倒輕巧。換你躺在這試試?”劉嘉遙沒好氣地白了他一眼。

    “你就老老實實躺在吧。別亂動,不然要是把原本沒傷的地方整出傷來了,那可別怪我。”

    “都說醫者仁心。你這是什么鬼?”劉嘉遙滿頭黑線。

    “我要是沒良心,你會躺在這?早送到我們醫院底下那層什么間去了。”醫生在劉嘉遙腦袋上敲了一下。

    “痛啊,謀殺啊······”劉嘉遙聲嘶力竭地喊著。

    “閉上你的嘴。我這是在幫你疏通筋絡,活血。”醫生被劉嘉遙叫得難以下手。

    
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注冊),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
重庆时时彩软件免费手机版下载